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BG视讯 > 敌火下 >

对越反击战雷区重重 士兵被打穿下巴仍坚持消灭敌火力点

归档日期:06-22       文本归类:敌火下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核心提示:在师团进行火力准备时,八连九连的掉队人员跟上了本连突击排,第一突击梯队开始向前接敌,当炮火向越军纵深延伸之际,臧雷抓住时机,命令营两个迫击炮连对58号高地,57号高地也就是九连和八连要攻击的

  核心提示:在师团进行火力准备时,八连九连的掉队人员跟上了本连突击排,第一突击梯队开始向前接敌,当炮火向越军纵深延伸之际,臧雷抓住时机,命令营两个迫击炮连对58号高地,57号高地也就是九连和八连要攻击的,首个高地实施三分钟急速射,炮弹来得很快,也打得很准,接着就开始发起冲击。

  陈晓楠:5月56分响起的炮火映红了天边,一度有些散乱的三营迅速调整了队形,战士们猫着腰提着枪,连归连,排归排,班归班,迅速找到了自己的队伍,而一直跑在全营前面的臧雷大喝了一声,他说老子不当连长了还接着当营长,很快营指挥所开设完毕,他把地图展开,把指北针放好,身边的警卫、电台、通信兵、记录员各就各位,有线兵向各连攻击方向跟进,假设野战电话线,电台开始正常工作,随队的团副政委周忠仕和教导员也开始开设政治工作指挥网,用861指挥机随时地接收一线攻击部队,战斗当中的政治工作情况报告,不失时机的来实施指挥,三营的攻击就此开始了。

  解说:在师团进行火力准备时,八连九连的掉队人员跟上了本连突击排,第一突击梯队开始向前接敌,当炮火向越军纵深延伸之际,臧雷抓住时机,命令营两个迫击炮连对58号高地,57号高地也就是九连和八连要攻击的,首个高地实施三分钟急速射,炮弹来得很快,也打得很准,接着就开始发起冲击,八连占领58号高地只用了5分钟。

  曹银选(老山主攻团三营副营长):这个一开始还有点犹豫,炮一响往前走兵有点担心,光怕踩着地雷,我一喊跟副连长李仓林我们没有地雷,树林这么密哪有地雷,走。

  解说:利用炮火延伸之际,八连副连长李仓林率尖刀二排迅速在越军的雷场、铁丝网等障碍物中开辟出了通道。随后八连勇猛突进,二排正面进攻一排侧翼迂回,仅用15分钟就攻占了越军的前沿警戒阵地56号高地,臧雷随即命令八连向西进至54号高地,开辟通道做好冲击准备,在八连左翼,九连向57号高地50号高地发展进攻,当冲到58号高地和57号高地之间时,越军拦截炮火劈天盖脸地打来,二排前进受阻,被压在一片开阔地带,代理排长刘朝顺负重伤全排失去指挥员,一下子陷于被动挨打之势,四班长史光柱接过861指挥机,向连指报告情况,连长李玉成命令史光柱代理指挥二排和三排的部分战士,把57号高地拿下来。

  史光柱(老山主攻团三营九连班长):我们好几个战友就是在这个地雷场里面,就牺牲在地雷场里面了,你比方说我们这个八班班长黄秀峰,他当时本来已经开辟了一些通路了,在地雷场里面用制雷杖装药,炸药,手榴弹,炸开了一条通路,但是呢他这个地雷呢埋的地雷凹子的边上都是他们那个泡沫器用完了,这个道路还没开辟通,怎么办呢?部队已经发起冲锋了,所以他来不及多想,首先第一个就是冲进了雷区。

  解说:黄秀峰踩响了三颗地雷,两腿都被炸断,倒地不起,硝烟中大家都以为他牺牲了,没过几分钟,他突然大喊一声,我走了战友们,然后向山坡滚了下去,随即一连串地雷爆炸战士们随着他开辟的道路前进,找到了他残缺不全的遗体。

  史光柱:我没想到在我的身边,跟我一样年龄差不多的人,是用这种方式这种顽强去完成一个职业军人的一种行为。

  解说:在56号高地双方短兵相接,一枚40火箭弹的弹片差点要了八连连长彭燕良的命,钢盔被一块弹片打凹进去,幸好没有贯通,巨大的冲击力让他短暂昏迷过去,半天没缓过来,死伤开始增多,让没上过战场的人感到触目惊心。

  江沛(老山主攻团三营九连四排排长):还没开始没有见到牺牲的同志,只是看到受伤的,骨头都炸出来的那种,确实心里很难过,一下子就紧张了,就觉得这个是要流血的,手断了,腿断了,那个是真的了,那个不是开玩笑的了。

  解说:史光柱带着二排的三个班相互掩护着进攻,部队在狭窄的地域加上雷区的限制,不能够完全展开,此时57号高地老山主峰上越军的高射机枪像九连不停扫射,九连被敌火力压住,伤亡数字不断增加,史光柱让战士们散开队形隐蔽,用火箭筒将7号高地两个火力点消灭,然后指挥二三排趁势发起冲击,一个叫王龙贵的战士一上来就打掉了越军的火力点,不久肩膀负伤,一枚子弹又打穿了他的下巴,史光柱命令他赶紧下阵地,他在史光柱胸口上重重地打了一拳,艰难地说排长,你现在是排长,你的位置不在这个地方,因为史光柱冲在了最前面。

  史光柱:他本来讲不出来的,他硬要讲,那个血啪一下就喷出来了,从这个绷带嘛,明显这个血是往外拱的,所以我说不要说话了,不许下去了,他后来又没有下阵地,掩护我们战斗,又打了敌人两个火力点,胸部中弹壮烈地牺牲了。

  解说:史光柱仍然冲在前面,他在跳进战壕的瞬间,发现有越军,身体还没落地就一枪击毙了一个敌人,同时越军的枪响了,左小腿第一次负伤,来不及包扎伤口,他忍痛继续带队前进,一举夺占了57号高地,并消灭了躲在盖沟和工事中的残敌,三营重机枪连配属给八连,负责火力掩护,连长郝世祥跟着一排一班往上冲,在56号高地附近的竹林里遭到敌人的火力压制,密集的子弹压得八连无法前进,郝世祥着急万分,由于携带重机架的战士掉队,枪身没有支撑发挥不了火力,情急之下,重机枪手陈传勇用双手举起机枪,说连长你搭在这儿。

  郝世祥(老山主攻团三营重机枪连连长):我压制火力点,在那个时候我打了三个火力点,给它打熄灭了,部队才往前冲下去。

  曹银选:陈传勇当时是爬到树上给连长指示目标,连长打,结果等于说枪架没上来,连长打也没法打,一到树上结果他从树上跳下来,给连长举着机枪,叫连长他等于当座架,举着枪叫连长打,压制目标以后56号高地很快拿下来了。

  陈晓楠:在三营的指挥位置所在的59号高地,某军作训处的参谋李向用录像机录下了臧雷的指挥过程,包括周副政委的动员讲话,也录下来了,但是光线太暗,图像极差只录下了声音,还有炮弹的爆炸声。

  拿下56号高地之后,八连二排乘胜向54号高地东侧冲击,快速攻入了越军的第一道堑壕,在壕内和越军短兵相接,打得难分难解,他们遭到了高地东南侧和北侧阵地上越军的火力夹攻,老山主峰两侧50号高地和纵深越军也以密集的炮火全力地封锁前沿,八连被压在了56号高地和54号高地东南侧的鞍部里,攻不上去也退不下来,一会儿功夫就伤亡了20多人。

  臧雷:50号高地在九连的正前方,老山主峰在八连的正前方,而这两个高地是一样高,挨在一起的,九连攻击50(号高地),八连攻击主峰,在主峰和56号高地之间有一个54号高地,这个54号高地就是刚才所说的,由一个斜品字形三个高地构成的,这是敌人整个老山防御体系的核心支撑点,是要死守严防,死打硬拼的地方。

  解说:连长彭燕良迅速做出了判断,命令一二排先去拔掉54号高地东南侧阵地,三排准备从北侧加入战斗,同时组织火力压制守敌,相继摧毁了越军4个火力点,副连长李仓林带领一二排乘势发起冲击,西南侧50号高地的守军见54号高地危急,立即集中各种火力压制八连,一二排的冲击再次被打了回来。

  杨工力(老山主攻团参议长):攻不下来的时候呢刘团长还急了一段时间,说你臧雷又骂了臧雷,反正刘团长一直打仗,从他们临战训练崩伤了眼睛,一直到这个打54号高地上不去,说你不行,不行就让换下来,说得很严厉,臧雷呢始终是保持一个信心,团长你放心。

  解说:三营副营长曹银选带着通信员正往54号高地冲,在跳下一个山坡时通信员中弹牺牲,他爬起来,突然发现了一个他认识的一营三连的战士,原来三连一个排穿插摸错了方向,把本属于三营攻击的54号高地当成了77号高地打了过来,发现搞错了高地,三连这个排的战士又打回去,继续寻找自己的进攻目标。八连三排排长张天林带着一个班加入战斗,刚冲到54号高地的第一道战壕就遭到越军炮击,炮弹都安装了瞬发引信,一碰上树枝就会凌空爆炸,直径100米范围内的人都难以防避,连长彭燕良一面重新组织兵力攻击,一民请求营炮火支援,在营连的各种火力支援下,副连长李仓林带领一二排再次发起冲击,好不容易在8点25分夺占了54号高地东南侧阵地,这一仗打了将近4个小时,臧雷也急了,跟八连连长彭燕良说,你有没有能力继续攻击?如果顶不住,七连接替你攻击,彭燕良的回答是,报告营长,54号高地就是一颗钉子我用牙也要把它拔出来。

  嘉宾:这个时候等于刚刚东南角阵地刚刚占领,这时候团里面又催了,营长又催了,你八连能不能拿下54号高地?拿不下叫七连上,这个时候我急了,我说彭燕良连长,我这个时候如果要说七连上,八连你我彻底完蛋了。

  解说:八连在54号高地东南侧还没站稳脚跟,就遭到老山主峰两侧和50号高地越军三面火力的夹击,高地北侧和西侧的越军还拼命发起反扑,八连的伤亡不断增大,9点35分,彭燕良连长命令一排和火力组部分火力压制西侧阵地守敌,二、三排分两路,向北侧阵地发起冲击,又有20余人伤亡。

  任津平(老山主攻团三营八连二排排长):我们上去以后实质上就是说这个时候一个是受到了主峰,一个是受到了50号高地的两个方向火力的夹击,夹击呢一个是对我们这块儿,产生了很大的威胁,再一个呢就是对我们刚才走过来的这条路,我们冲过来的这条血路啊,一路上呢战友包括一排的,我们二排的,后面三排的等等,包括九连的都从那个方向过来以后,都有很有影响,所以当时越军的60迫击炮,高射机枪重机枪从这个方面一直在封锁,所以后来我们连队也有牺牲,九连也有牺牲,七连也有牺牲,营部也有情况。

本文链接:http://nucleocide.net/dihuoxia/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