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BG视讯 > 敌机距离 >

军用飞机

归档日期:07-18       文本归类:敌机距离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军用飞机是直接参加战斗、保障战斗行动和军事训练的飞机的总称。是航空兵的主要技术装备。主要包括:歼击机轰炸机歼击轰炸机空天轰炸机空天战斗机强击机、战场监视机、反潜巡逻机武装直升机特种作战飞机侦察机预警机电子对抗飞机水上飞机军用运输机空中加油机教练机等。飞机大量用于作战,使战争由平面发展到立体空间,对战略战术和军队组成等产生了重大影响。

  1903年12月17日,美国莱特兄弟在人类历史上首次驾驶自己设计、制造的动力飞机飞行成功。1909年,美国陆军装备了第一架军用飞机,机上装有1台30马力的发动机,最大速度68公里

  /小时。同年制成1架双座莱特A型飞机,用于训练飞行员。至20世纪20年代,军用飞机在法、德、英等国得到迅速发展,远远超过了美国。

  飞机最初用于军事主要是遂行侦察任务,偶尔也用于轰炸地面目标和攻击空中敌机。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出现了专门为执行某种任务而研制的军用飞机,例如主要用于空战的歼击机,专门用于突击地面目标的轰炸机和用于直接支援地面部队作战的强击机。

  单座单发动机歼击机和多座双发动机轰炸机,已经大量装备部队。30年代后期,具有实用价值的直升机问世。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俯冲轰炸机和鱼雷轰炸机等得到广泛的使用,还出现了可长时间在高空飞行、有气密座舱的远程轰炸机,例如美国的B-29。英、德、美等国把雷达装在歼击机上,专用于夜间作战,其中比较成功的有英国的“美丽战士”,德国的BF110G-4和美国的P-61。执行电子侦察或电子干扰任务的电子对抗飞机,以及装有预警雷达的预警机也开始使用。大战中、后期,有的歼击机的飞行速度已达750公里/小时左右,升限约12000米,接近活塞式飞机的性能极限。

  年,喷气式飞机发展很快,到1949年,有些国家已拥有相当数量的喷气式飞机。当时著名的喷气式歼击机有苏联的米格-15、美国的F-80和英国的“吸血鬼”;喷气式轰炸机有苏联的伊尔-28和英国的“坎培拉”等。50年代中期,出现了歼击轰炸机,它逐渐取代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大量使用的轻型轰炸机。

  60年代,歼击机型号非常多,且多是超音速的;轰炸机型号也不少,多为亚音速的(美国的B-58和苏联的图-22等除外)。运输机一般也采用了喷气式发动机,大型运输机能装载80~120吨物资,如苏联的安-22和美国的C-5A。飞行速度达3倍音速(称M3.0)的高空侦察机,有苏联的米格-25P和美国的SR-71。歼击轰炸机、强击机等都有不少新型号。在这些军用飞机中,有很多直到80年代初仍在服役,例如美国的 F-111、F-4、B-52H,苏联的米格-21、米格-23、图-95和法国的“幻影”Ⅲ等。70年代以来,军用飞

  机发展的一个重要特点是,直接用于作战的飞机大多向多用途方向发展,歼击机、歼击轰炸机和强击机三者的差别日益缩小,以致只能按这几种飞机研制或改装的首要目的确定其类别。中国在1911年,辛亥革命时革命军武昌都督府从国外购进2架军用飞机。1914年,北京南苑航空学校曾设计并制造过飞机。1919年福建马尾船厂开始制造水上飞机。1930年,广州航空修理厂制造的“羊城号”飞机,装有1挺机枪,可挂4枚100磅炸弹。后来,还陆续试制过歼击机、轻型轰炸机和教练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开始生产军用飞机,现已能研制和成批生产喷气式歼击机、强击机和轰炸机,还能生产不同类型的直升机、运输机、水上飞机和教练机等。

  统、燃料系统等组成,并有机载通信设备、领航设备以及救生设备等。直接用于战斗的飞机,还有机载火力控制系统和电子对抗系统等。

  由机身、机翼和尾翼组成。有的飞机机身内设有炮塔和炸弹舱。为保证向喷气式发动机提供足够的空气,提高进气效率,在机体或发动机舱前面装有专门的进气口和进气道。机体主要用铝合金制成,主要受力部件采用合金钢或钛合金,碳素纤维复合材料等非金属材料的应用也日益增多。

  现代军用飞机的发动机多为涡轮喷气式或涡轮风扇式,也有一些是涡轮螺旋桨发动机。直升机普遍采用涡轮轴发动机。

  是飞行员用以操纵飞机的装置。低速飞机靠飞行员用体力操纵驾驶杆和蹬舵,经过连杆、钢索的传动来操纵升降舵、方向舵、副翼等可动翼面;高速或大型飞机还装有助力操纵装

  置。20世纪80年代的新型歼击机,已使用由计算机自动控制的电传操纵系统,飞行员根据需要进行操纵,计算机即自动处理,使飞机能够发挥最佳性能,且不致危及安全。这种系统中的计算机,还可用来保持飞机的姿态稳定。飞机在飞行过程中,不完全依靠飞机气动外形等具有的安定性,很多情况下是靠计算机自动控制翼面产生的安定性。这样,可提高飞机的机动性,增强作战能力。由于对这种系统的可靠性要求很高,必须采用“余度技术”,每架飞机装有3~4套平行并共同工作的、由计算机等组成的操纵系统,即使有一两套发生故障,也可保证飞行安全。使用计算机等组成的操纵系统是飞机发展中的一项重大改革。70年代以来研制的直接用于战斗的飞机,往往将机载领航设备和火力控制系统合并为领航攻击系统,其自动化程度很高,适于全

  天候作战。飞机雷达告警器和飞机电子干扰设备,合并为统一的自卫电子对抗系统,可根据接收到的对方信号自动进行干扰。有些飞机的机载通信设备和地面对空指挥系统也结合起来,可随时接收地面指令,并实施自动显示。飞行员只需按照显示器上出现的信息操纵飞机,调节油门位置,即可保障飞机从有利位置接近目标并实施攻击。对地攻击时,目标及沿途地标的坐标,都可预先存入计算机,在飞行过程中,随时显示飞机位置及其与预存点的相对位置,引导飞机准时到达目标上空,并根据预定方案自动选用武器,进行攻击。

  飞机上还有可供飞行人员了解飞行状态、各系统工作情况以及地面指令的显示装置。过去,大多数飞机用仪表和指示灯等作为显示手段。60年代中期以来,逐渐改用平视和下视显示器。中、高空作战用的飞机,其座舱通常是密封的,舱内气压和温度可自动调节。当发生紧急情况,飞行人员需要离开飞机时,可

  随着航空技术装备的日趋复杂,保障飞机工作可靠和维修简便,日益显得重要,这同提高飞机出勤率,缩短再次出动准备时间和提高飞机作战效能密切相关。为此,80年代初的军用飞机已在以下四个方面取得进展:①飞机的大型部件如发动机、雷达等,改为单元体结构,排除故障只需更换有故障的单元;②重要系统和部件具有自行检测和监控能力;③在飞行中,飞机有自动记录故障的能力;④在防止人为差错、改善维护条件方面已有明显成效。有的歼击机每飞行 1小时所需进行维护工作的时间,已从60年代的约50工时减少到10~15工时。飞机的定期维修,也逐步改为视情维修与定期维修相结合的方式。

  60年代以来,歼击机的最大速度,在高度17000米时已达到M2.8(约3000公里/小时),多数歼击机在高空的最大速度为 M2.0左右。轰炸机的最大速度是M2.2,高空高速侦察机达M3.0以上,军用运输机也已达到900~950公里/小时。飞机在低空飞行时,由于空气密度大,机体结构可承受的速压强度与滞止温度有限,飞行速度不能太大。80年代初,军用飞机靠近海平面飞行,最大允许速度不超过1500公里/小时。近20年来,仅就技术条件的可能性而言,直接用于战斗的飞机的最大速度还颇有提高的余地,但从作战需要和经济效益全面考虑,付出很大代价并不值得,因此,最大速度并没有多大提高。

  由于直接用于战斗的飞机并不需要飞得太高,60年代以来,军用飞机的最大飞行高度(称升限)变化也不大。歼击机的实用升限在20000米左右,高空侦察机如美国的SR-71和苏联的米格-25P,实用升限约25000米。用急跃升的方法所能达到的最大飞行高度(称动升限),有的军用飞机已达 35000米或更高一些。轰炸机和歼击轰炸机的实用升限,多数不超过16000米。现代直接用于战斗的飞机,为避免被对方雷达早期发现,常从低空或超低空突防,某些起飞重量超过100吨的轰炸机,突防高度可低至150米左右,强击机的突防高度为50~100米。

  军用飞机的航程和续航时间一直在逐渐增加。歼击机的最大航程达2000公里,带副油箱时可达4000公里。轰炸机、 军用运输机的最大航程达14000公里。高空侦察机的航程超过7000公里。如果对飞机进行空中加油,每加一次,航程可增加20~40%;进行多次空中加油,其最大航程就不受机内燃料数量的限制,而取决于飞行人员的耐力、氧气储存量或发动机的滑油量等因素。飞机的航程与发动机燃料消耗率(发动机工作 1小时,平均产生每千克推力所消耗的燃料千克数)、起飞载油系数(机上燃料重量与飞机起飞重量之比)、巡航升阻比

  (巡航时飞机升力与阻力的比值)有关。60年代以来,飞机的起飞载油系数变化不大(歼击机为0.28~0.3,轰炸机为0.4~0.55),巡航升阻比也没有明显提高,主要靠降低发动机燃料消耗率来增大航程。涡轮喷气式发动机的燃料消耗率,由60年代的0.9千克/千克·小时降至0.6千克/千克·小时,涡轮风扇发动机则更低一些。现代歼击机、歼击轰炸机和强击机的续航时间为1~2小时,带副油箱时达3~4小时。有的轰炸机、反潜巡逻机和军用运输机不进行空中加油,能连续飞行10多个小时。

  军用飞机的作战半径与飞机在战区活动时间长短、发动机使用方式、飞行高度等有关。

  了解现代直接用于战斗的飞机的作战半径,通常应弄清出航、突防和返航时的高度范围,例如“高、低、高”作战半径,即表示“出航时飞高空,接近目标突防时改为低空,返航时又飞高空”条件下的作战半径。喷

  气式飞机在大气对流层飞行时,飞得高一些比较省油,所以“高、低、高” 作战半径较大。歼击机和歼击轰炸机的作战半径,约为航程的1/4~1/3(在战区活动时间3~5分钟)。轰炸机的作战半径约为航程的1/3~2/5。

  在中国战斗机又称为“歼击机”,用于歼灭敌方飞机和飞航式空袭兵器的飞机。具有火力强、速度快、机动性好等特点,是航空兵空战的主要机种,也可用于对地攻击。早期的歼击机是在飞机上安装机枪进行空战的;现代的歼击机,多装有航空机关炮,雷达制导中距导弹、红外制导近距导弹、激光制导炸弹等。现代歼击机通常装备有先进的电子对抗设备,最大飞行时速通常超过M2.0,最大飞行高度达20km,最大航程达5000km,低空作战半径超过800km。

  中国从战斗机中分出“截击机”,专门用于空中截击入侵的敌方轰炸机侦察机巡航导弹。其任务是保卫重要设施不被空袭。截击机通常由地面雷达站或预警机导引至目标区,再用机载雷达截获并跟踪目标,当飞机处于有效攻击位置时对目标实施攻击。歼击机和截击机不能混为一谈。打个比喻歼击机是战士,而截击机则是刺客。就

  是说歼击机可以进行空中格斗,但截击机不行。截击机的战斗都是一击脱离式的。其特点为高空高速,但机动性不强。现已很少使用“截击机”这一名称。

  主要用于从低空、超低空突击敌战术和浅近战役纵深内的小型目标,直接支援地面部队或水面舰艇部队作战的飞机。又称攻击机,旧称冲击机。它用于直接支援地面部队作战,摧毁敌方战役战术纵深内的防御工事、坦克、地面雷达、炮兵阵地、前线机场和交通枢纽等重要军事目标。强击机具有良好的低空操纵性、安定性和良好

  的搜索地面小目标能力,可配备品种较多的对地攻击武器。为提高生存力,一般在其要害部位有装甲防护。

  用于对地面、水面目标进行轰炸的飞机。具有突击力强、航程远、载弹量大等特点,是航空兵空中突击的主要机种。有多种分类:按任务范围分为战略轰炸机战术轰炸机;按载弹量分重型、中型和轻型轰炸机;按航程

  分为近程、中程和远程轰炸机。机载武器系统包括各种炸弹、航弹、导弹、鱼雷、航炮等。电子设备包括自动驾驶仪、地形跟踪雷达、领航设备、电子干扰系统和全向警戒雷达等,保障其远程飞行和低空突防。

  用于突击敌战役和战术纵深处的地面或水面目标的飞机。亦称歼击轰炸机。具有低空突防性能好、对地攻击火力强的特点,能在各种气象条件下遂行对地攻击任务。歼击轰炸机飞行速度快,具有超音速飞行能力,最大航

  程3000千米。机载武器主要有自由落体炸弹、制导炸弹地对地导弹、航空机关炮、核弹等。机载设备有火控雷达、激光测距机、微光夜视仪等。

  专门用于从空中获取情报的军用飞机。现代战争中主要侦察工具之一。侦察机按任务范围可分为战略和战术侦察机。战略侦察机航程远,能深入敌后对重要目标实施战略侦察。战术侦察机具有低空高速飞行性能,用以获取战役战术情报。侦察机上侦察设备,有航空照相机、雷达、电视和红外侦察设备等。有的侦察机上还装有武

  器,用于自卫和进行攻击。侦察机可进行目视侦察、成像侦察和电子侦察。为提高生存能力,侦察机上还装有电子干扰系统。

  用于运送军事人员、武器装备和其他军用物资的飞机。具有较大的载重量和续航能力,能实施空运、空降和空投,保障地面部队从空中实施快速机动。机上有完善的通信、领航设备,能在昼夜和各种复杂的气象条件下飞

  行。军用运输机分为战略运输机和战术运输机。战略运输机起飞重量150吨以上,用于在全球范围载运部队和各种重型装备;战术运输机起飞重量不到100吨,用于战役战术范围内执行空运、空降和空投任务。

  为训练飞行人员,专门研制或改装的飞机。教练机设有前后2个座舱或在1个座舱里并排设2个座椅,有2套互

  相联动的操纵机构和指示仪表,分别供教员和学员使用。通常分为:初级、中级和高级训练教练机三种。初级教练机构造简单,单发动机,着陆速度小,易于操纵,便于初学飞行者掌握初级驾驶技术。高级教练机用以训练飞行员掌握大型或高速飞机的驾驶技术,此外还有训练空中专业员所用的专业教练机,一般由轰炸机或运输机改装而成。

  用于搜索、监视空中或海上目标,主要指挥引导己方飞机遂行作战飞行任务的飞机。机上装有雷达和电子侦察设备,飞机起飞后能大大增加雷达的搜索范围和探测距离,增长预警时间,发现低空、超低空和海上飞行目标

  的作用尤为显著。战时可迅速飞往作战地区,进行警戒和引导己方飞机作战;平时可在国界或公海上空巡逻,侦察敌方动态,防备敌方突然袭击。预警机通常由大型运输机改装而成,在现代战争中具有重要作用。

  用于对敌方雷达、电子系统和无线电设备实施电子侦察、干扰和攻击的飞机。通常包括电子侦察机、电子干扰机和反雷达机。电子侦察机装备有电子侦察系统,通过对敌方电磁信号的侦收、识别、定位分析和记录,来获

  取有关情报;电子干扰机装备有电子干扰设备,主要用于对敌方防空体系内的雷达和无线电通信等实施电子干扰;反雷达机装备有告警引导接受系统,主要用于袭击雷达和其他电子设备。电子对抗飞机通常用其他军用飞机改装而成。

  载有搜索和攻击潜艇用的装备和武器的军用飞机或其他航空器。反潜机一般具有低空性能好和续航时间长等

  特点,能在短时间内对宽阔水域进行反潜作战。反潜机有岸基反潜飞机、舰载反潜飞机和水上反潜飞机三种。反潜机一般以航空母舰为基地,飞行速度为高亚音速。反潜直升机通常载于普通舰船上。现代机载搜索潜艇的设备有声纳浮标、吊放声纳、磁控仪、反潜雷达、红外探测仪、废气探测仪、核心辐射探测仪、光电设备和侧视雷达等。

  专门给正在飞行中的飞机和直升机补加燃料的飞机。使受油机增大航程,延长续航时间,增加有效载重,提高远程作战能力。空中加油机多由大型运输机或战略轰炸机改装而成,加油设备大多装在机身尾部或机翼下吊舱

  内,由飞行员或加油员操纵。空中加油技术出现于1923年。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空中加油机大量装备部队。80年代初,美国研制了新型的KC-10A空中加油机,该机在海湾战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无人驾驶飞机是一种以无线电遥控或由自身程序控制为主的不载人飞机。它揭开了以远距离攻击型智能化、

  信息化武器为主导的“非接触性战争”新篇章。它具有体积小、造价低、使用方便、对作战环境要求低、战场生存能力较强等优点,备受各国军队的喜爱。由于无人驾驶飞机还是新生事物,实战经验少,各项技术不够完善,作战应用还只局限于高空电子及照相侦察等技术,并未完全发挥出巨大影响力。世界各主要军事国家都在加紧进行研制工作。

  装有武器并执行作战任务的直升机,亦可称为攻击直升机。主要用于攻击地面、水面和水下目标,为运输直升机护航,也可与敌直

  升机进行空战。具有机动灵活,反应迅速,适于低空、超低空抵近攻击,能在运动和悬停状态开火等特点。反坦克作战是武装直升机的主要用途之一,因此武装直升机又被称为“坦克杀手”。

  用于搜索和攻击敌潜艇的海军直升机。有岸基反潜直升机和舰载反潜直升机。主要用于岸基近距离反潜和海上编队外围反潜。能携载航空反潜鱼雷、深水炸弹等武器,有的能携载空舰导弹。装有雷达、吊放式声纳或声纳

  浮标、磁力探测仪等设备,能在短时间内搜索较大面积的海域,准确测定潜艇位置。搜索潜艇的效率和灵活性,均优于舰艇。但其续航时间短,受气象条件的影响较大。舰载反潜直升机的旋翼和尾梁大多可折叠,便于在载舰机库内停放。

  用于武器运送、后勤支援、紧急营救、吊装设备、加油、补充弹药、支援纵深作战、执行远程救援等任务的

  直升机。按运载量可分为轻型、中型和重型运输直升机。具有适应能力强,可进行空中加油,具有远程支援能力,有的运输直升机可在水上起降。另外运输能力强,可吊运火炮等大型装备。具有一定的抗毁伤能力。

  军用飞机可装航炮和携带导弹、火箭、炸弹和鱼雷等武器,用于攻击空中、地面、水面或水下目标。

  歼击机、歼击轰炸机、强击机、多数轰炸机和部分军用运输机等都装有航炮作为攻击或自卫武器。现代歼击机大都装有航炮,携带中、远距拦射空对空导弹和近距格斗空空导弹。根据70年代后期以来多次局部战争的经验,现代空战主要应使用适于近距空战的空空导弹,即格斗导弹。70年代研制的空空导弹中,格斗导弹多靠目标辐射的红外线制导;中、远距拦射导弹多数用机载雷达制导,又可分为半主动雷达制导导弹和主动雷达制导导弹。如美国AIM-120导弹即为主动雷达制导导弹,其本身装有雷达,在接近目标时,可进行末段自动寻的制导。拦射导弹一般不受天气影响,能攻击高于载机10~12公里的目标,或从4~5公里高度攻击超低空飞行的目标,能从目标的各个方向发射,所以亦称为“三全”型导弹(指全天候、全高度、全方向)。

  现代直接用于战斗的飞机,一般都具有对地(或水面、水下)攻击能力,所用武器可分两类:一类是非制导武器,如航炮和一般自由落体炸弹;另一类是制导武器,如无线电遥控炸弹、激光制导炸弹电视制导炸弹空地导弹、

  现代还出现了隐形技术,运用的是一种特殊的防护涂料,能吸收雷达波,以此来达到对雷达隐形。美国的B-2隐形轰炸机就是一个成功的先例。

  现代战争中,军用飞机在夺取制空权、防空作战、支援地面部队和舰艇部队作战等方面,都将发挥更重要的作用。在可以预见的一个时期内,军用飞机的发展趋势主要是:

  ⑤在军用飞机的设计中进一步重视改进机体外形和大量采用非金属材料等“隐身”技术;

  从沙漠干热和风沙,到热带高温和高湿,再到极地冰霜和风雪,军用固定翼飞机和旋翼机在设计上要满足最严苛的环境承受标准。不仅如此,它们还要在战斗中面对众多地面威胁——从高射炮到单兵便携防空系统(MANPADS)(如红外制导的FIM-92“毒刺”和SA-18“松鸡”),再到雷达制导...

  军用飞机试飞验证标准化应用研究 李宁 飞行力学 2017-02-09 15:28

  军用飞机结构耐久性设计的细节疲劳额定值方法 董彦民; 刘文珽; 杨超 航空学报 2010-12-25

  偏最小二乘回归在军用飞机价格预测中的应用 李寿安; 张恒喜; 童中翔; 郭风; 董小龙 航空学报 2006-07-30

  军用飞机环境适应性评价模型 李曙林; 杨森; 孙冬 航空学报 2009-06-25

  军用飞机设计阶段安全性管理模式研究 邓彬 沈阳航空工业学院 2007-02-28

本文链接:http://nucleocide.net/dijijuli/2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