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BG视讯 > 敌机距离 >

建国十周年打下来的是哪国飞机

归档日期:08-29       文本归类:敌机距离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建国十周年打下来的是台湾飞机,建国初期台湾的飞机常常飞到中国一万多米高的领空进行高空侦察,而中国对它也无可奈何当时中国的飞机也飞不了这么高。

  建国十周年前不久中国和苏联签订一些援助,其中就包括一些军事方面的援助。苏联将地空导弹技术告诉我们,并帮助我们成立导弹部队。不久后,台湾飞机又侵犯我国领空,结果被我们用导弹打了下来。这也是世界上导弹打下飞机的先例。

  1959年10月1日的阅兵规模比以往大,准备工作也比较早。当时,广场已扩建一新。整个广场较五周年国庆时扩大了两倍半,达40万平方米。受阅部队由15个徒步方队、14个车辆方队和6个空中梯队组成。

  徒步方队有:军事学院、石家庄步兵学校等编组的院校方队,海军长山要塞区编组的水兵方队、北京军区3个野战军编组的步兵师方队。车辆方队有:2个摩托化步兵方队,空军空降兵教导师组成的伞兵方队,122毫米和152毫米榴弹炮方队,空军高炮师、雷达探照灯团组成的 100毫米高射炮和雷达探照灯方队,122毫米加农炮方队,130毫米加农炮和152毫米加农榴弹炮方队,中型坦克、重型坦克和152毫米自行火炮方队,100毫米自行火炮方队。空军飞行梯队,由1个轰炸机师、4个歼击机师和高级航空兵学校抽组而成。

  这次阅兵与5周年国庆阅兵相比,取消了骑兵、三轮摩托车和口径在100毫米以下的地炮、高炮方队,徒步方队横排面由20人增加为24人,受阅总人数增加1/3。

  受阅武器装备基本上是国产的,标志着中国军队建设取得了巨大成就。空军受阅编队由五周年时的3机增加到5机,飞机总数由111架增加到155架,受阅飞行高度降低100—150米,这都对受阅训练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10月1日10时,北京市市长彭真宣布庆典开始。随后,举行阅兵。受阅部队官兵身着新式服装,佩戴军衔。

  第一个通过广场的是军事学院方队。学员们身着深蓝色陆军校官礼服,佩戴着金黄色肩章,翻领上绣着彩色图案。步兵学校、炮兵学校、工程兵学校、坦克学校、铁道兵学校、空军学校、海军学校的学员方队,紧跟在军事学院方队之后通过。水兵方队的指战员身着白色水兵服,佩戴肩章,头戴黑色飘带水兵帽,手持国产半自动步枪,刺刀闪闪发光。继水兵方队之后,是 6个步兵方队。指战员们头戴钢盔,手持半自动步枪,迈着整齐有力的步伐,威风凛凛。摩托化步兵方队的乘员,持冲锋枪或半自动步枪;空降兵方队的乘员,胸前斜挎冲锋枪,身背降落伞包,他们由72辆解放牌卡车载运。

  由144门各种口径火炮组成的7个炮兵方队,一波波通过广场,在 6种型号的火炮中,有5种是中国制造的。受阅的装甲兵方队由99辆坦克和自行火炮组成。第1个接受检阅的装甲兵方队,装备了中国制造的五九式中型坦克。

  装甲兵第一方队通过广场时,空军飞行部队领航机群准时飞临广场上空。接踵而来的是 6个空中梯队,这些飞机飞行高度350米至500米,由东向西,闪电般地飞过广场上空。最后飞过广场上空的是由中国制造的歼5型飞机组成的梯队。

  1959年10月7日,星期天。地空导弹2营驻地。 几个不值班的战士找到营长岳振华,想请假去洗澡。岳振华抬头看看由阴转晴的天空:真是照相侦察的好天气,说不定有情况,别去了。 线分,福建前线某雷达连的荧光屏上突然出现一个非常熟悉的亮点。雷达兵立即报出情况:台北市以北50公里地面上空,大型机1架,判断是RB-57D高空侦察机,正向大陆飞来。 10时刚过, 地空导弹2营值班员接到地空导弹群指挥员的命令:发现敌大型机1架,可能到达北京地区,注意做好准备! 呜!呜!呜!警报声四起,指挥员飞身进入战斗岗位。 敌机距首都700公里! 距离480公里! 11时30分,2营的目标指示雷达终于捕获到RB-57D的踪影:距离380公里,高度19000米,时速750公里。2营的阵地一片寂静,只有参谋陈辉亭通过扬声器不停地报告RB-57D的距离、 高度和速度。也许是第1次参加实战使陈辉亭感到紧张,他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变味,且一声比一声高,一声比一声急。 11时50分,2营打开制导雷达天线公里,制导雷达抓住了目标。

  100公里,岳振华发令:3发导弹接电准备! 70公里,岳振华发令:接通发射架同步! 一声令下,原本静静地躺在射架上的萨姆-2倏地昂起了头,随着制导雷达天线,不停地转动。

  地上发生的一切, RB-57D中的飞行员是一无所知。10余次逃脱了人民解放军空军的打击, 使RB-57D的活动越来越肆无忌惮。这架RB-57D从浙江温岭窜入大陆后, 越过沿途各机场飞机的拦截,过南京,进徐州,经济南,直向首都北京扑来。然而,他哪里知道一把把利剑早已悬在他脖子上,死神正微笑着向他招手。 60公里,岳振华发令:3点法,导弹3发,间隔6秒,28公里消灭目标! 12时4分,岳振华发令:发射! 引导技师徐培信咬紧牙关把大拇指向发射按钮狠狠地压下去。 轰!轰!轰!随着3声天崩地裂般的巨响,3枚萨姆导弹腾空而起,直插云霄。片刻之后,东南方向传来几声轻微的爆炸声。 地空导弹群指挥所, 指挥员张伯华一脸兴奋,并自言自语道:行了,这下行了!他曾多次组织过导弹打靶,根据经验,他判断导弹已击中目标。 果然不出所料,没多大功夫,电线架,飞机残骸坠落在通县东南...... 当岳振华确信导弹已击中目标后,立即带上几个人驱车向雷达标示的方位开去。不出半小时,汽车驶抵通县东南18公里处的河西务村。只见在一块庄稼地里,一大群人正围着看一个什么东西。 岳振华带人拨开人群,走上前来。只见1名戴着头盔的飞行员仰躺在地上,嘴角流着血。一位保卫干事上前用手摸摸,鼻子里还有热气出来,但心脏和脉搏都已停止跳动。他怕别人拿走飞行员的东西,随手把手表、手枪摘了下来,接着又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个黑皮本,上面贴着飞行员的照片,写着上尉飞行员王英钦字样。 在飞行员东南100米处, 是RB-57D飞机主体残骸。只见它头部插在地下、尾巴高高翘起,一副惨相。距残骸主体东南四五百米处,一只折断的机翼摊在那儿。 事后查明,这架飞机于1955年7月在美国出厂,1958年交空军使用,编制在空军第5联队第6大队第4中队,驻台湾桃园机场,先后侵入大陆腹地15次,截至被击落时,已飞行836小时。 RB-57D出去执行任务, 一连几天,无音信,当局感到事情不妙,判断它一定是出事了。但空军是用什么武器把它打下来的呢?美蒋当局一时大惑不解。西方的新闻媒介也纷纷猜测。 对此,中国方面始终保持缄默,不露真情。 可不要小看这一保密举措,它为地空导弹部队在以后的防空作战中,连续击落U-2高空侦察机起到了重要作用。 尽管早在50年代初,美苏英等国就已装备了地空导弹,但最先用它打下飞机的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新中国空军不仅开创了世界防空史上用导弹击落飞机的先例, 而且沉重地打击了空军的骄狂气焰。从此以后,RB-57D再也未敢在大陆上空露面,美蒋当局用高空侦察机对大陆的侦察活动停止了2年零3个月。

本文链接:http://nucleocide.net/dijijuli/4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