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BG视讯 > 敌机距离 >

中国战机驱离闯领空敌机 对头飞到仅10余公里距离

归档日期:06-13       文本归类:敌机距离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空军“金头盔团”,曾两次参战,取得击落击伤敌机117架的辉煌战绩,涌现出王海、赵宝桐、刘玉堤、孙生禄等7名战斗英雄,创造了参战航空兵师击落击伤敌机最多、涌现战斗英雄最多两项记录。

  海军“海空雄鹰团”,在多次作战中,击落、击伤敌机31架,创造了“同温层开炮”“双机对头着陆”“零高度歼敌”“超近距空战”等空战史上的壮举,涌现了王昆、舒积成、高翔等一大批战斗英雄,被毛主席三次点将出征。

  现任“金头盔团”团长陈权龙集“金头盔”“金飞镖”于一身,是空军“双料”王牌飞行团长。现任“海空雄鹰团”团长陈刚,在海军航空兵创建“蓝军分队”,首开海军对抗训练多项先河。

  不同的部队,同样的使命。当两支光荣的部队共同翱翔于碧海长空,捍卫着祖国的空中大门时,两位团长开展了一场空中对话。

  作为有着优良传统的两支英雄部队,在新形势下如何适应转型发展需要,瞄准强军目标,谱写制胜海空的基因密码?

  “最主要的是传承英雄血性基因,锻造过硬胆气,把昨天的荣誉变成今天的成绩。”陈权龙告诉记者,几年前,他们赴沿海某机场执行任务,一天夜里接到一个紧急的作战命令,要求凌晨之前必须做好一切战斗准备。

  在外场做战前动员,团里第一句是“同志们,现在祖国需要我们,我们必须按时到达我们的作战阵位,完成我们的任务,履行好我们的职责。”第二句话是“同志们,现在祖国需要我们,我第一个上,你们都跟着我。”

  “听完后,我们群情激昂,热血沸腾,大家都觉得这时候才是体现我们真正价值的时候。”陈权龙说,正是由于“空中拼刺刀”精神的一代代传承,才使得他们在急难险重任务面前拉得起,打得赢。

  在“金头盔团”,每名新飞行员进入团里的第一堂课是参观荣誉室,学习的第一本书是《团史》,观看的第一部录像是团战斗纪录片,让官兵与战争年代比环境、与革命前辈比学习,在对比中涤荡思想灵魂,激发学习热情。近年来,部队上百次出色完成上级赋予的作战训练任务,在空军组织的各类考核中屡屡折桂,10人次夺得“金头盔”。

  英雄基因同样深深地根植于“海空雄鹰团”每一名官兵的体内。陈刚坦言,当团长难,当飞行团长更难,当“海空雄鹰团”团长难上加难。

  “上任第一天,我就率全团重温‘铁心向党,听令出征,亮剑海空,决战决胜’的海空雄鹰精神。发扬‘海空雄鹰’精神,不能守摊子,必须适应转型发展需要,这是我们新一代雄鹰人担当强军责任的行为标尺。!”

  备战是强强对阵的竞走,稍慢就是退,稍松就是败。过去,老一辈雄鹰人群策群力大破“圆圈阵”,空地协同敲掉“西方战略眼睛”,创造了一个个以劣胜优、以弱胜强的空战奇迹。

  陈刚告诉记者,实战出真功,为此,他们成立海军首支三代战机“蓝军”分队,在挑战极限中寻求制胜之道,在破解危局、难局、险局中增强实战本领,实现了同型机对抗训练常态化,异型机对抗实战化,并首次牵头组织三大舰队航空兵在未知条件下对抗空战研练,践行了“首战用我、用我必胜”的铮铮誓言。

  近年来,某敏感海空域的形势日趋复杂,两支英雄的部队如何捍卫国家主权和利益不受侵犯,诠释鹰飞蓝天的使命担当?

  2013年11月23日,我国宣布划设东海防空识别区,这片区域恰如我国领空东大门外的一块盾牌,“海空雄鹰团”正是执盾者。第三天,某国远程战略轰炸机就飞抵这片空域。

  陈刚告诉记者,“我们值班分队在东海一线天都要穿着抗载荷服,只要警报一拉响,就随时升空迎敌。头盔就放在手边上,甚至上个厕所都要把头盔拎着去,始终处在一个时时待战的紧张过程中。”

  升空就是战斗。跟踪监视中与外军的一些战斗机出现交会的情况比较多,最近的一次距离仅有数十公里。

  陈刚说,东海防空识别区划设以来,雄鹰团战斗起飞的次数,达到了往年的三倍,并在全军首次成功跟踪并取证了某型预警机、某型高空侦察机、某型战略轰炸机。

  一线机场,直面强敌,对于陈权龙来说,作为团长,每一次起飞迎敌他都要打头阵。

  陈权龙告诉记者,一次紧急升空,按预定航线飞抵目标空域后,敌机的光点出现在雷达显示屏上,并与他形成了对头飞行的态势。

  “这是我国的领空,不将飞机驱离绝不改变航向,我一直和敌方飞机较着劲,在距离仅有10余公里的时候,敌机飞行员在强大的压力和震慑下,不得不掉转航向。”

  这一战例在积累了宝贵斗争经验的同时,也极大地激励了全团官兵的战斗精神。不久以后,更加艰巨的考验再一次降临“金头盔团”。一天凌晨3点,部队接到任务起飞迎敌。这一起飞就是好几批,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晚上9点。在18个小时的飞行中,陈权龙和战友们开创了首次全员额大强度出动等“六个首次”,为后续兄弟部队执行任务提供了典范。

  共同的使命任务让这两个王牌团长产生同样的共识:“战斗在下一分钟打响”,捍卫国家主权和利益时不我待。

  战场打不赢一切等于零,作为共和国的空中长剑,如何挑战自我、突破高难科目,打造让敌人胆寒的无敌鹰隼团队?

  2014年3月,“金头盔团”参加空军某竞赛性考核任务。4家同型战机部队同台竞技,其中的重头戏就是使用某型对地武器攻击目标。作为参加该类比赛并包揽团体和个人“四个第一”的团队,时隔4年再次参赛,能不能像上次一样保持绝对优势?更重要的是能不能突破该型对地武器使用的瓶颈……这一连串的疑问充满了陈权龙的头脑。

  “我们成立了专攻精炼小组,抓住一切时间搞研究、论战法,标准只有一个——实战能力。”陈权龙说,考核中某型对地武器攻击目标只有一次攻击机会,我们不少飞行员虽然能做到三击两中,但还是被我判了零分。

  比赛那天,西北某高原靶场阳光明媚、天高云淡。“金头盔团”飞行员驾驶着载有该型对地武器的战机,以仅有几十米的高度擦着地面向目标扑去。此时,部署在目标区周围的雷达、地空导弹等地面防卫力量早已严阵以待。严密的电磁波束,一遍又一遍地扫描着随时可能出现的空中目标,在地空导弹的火力圈内,留给飞行员攻击的机会只有一次,时间不足10秒钟。发现、识别、截获、发射…… “轰”一声巨响,导弹直刺靶心,靶标灰飞烟灭。陈权龙带领团队又一次取得了重大突破。

  不断挑战,不断征服,打造出制胜海空的鹰隼团队。陈权龙告诉记者,团队上百次出色完成上级赋予的各项任务,在空军组织的各类考核中屡屡折桂,尤其是近年来在空军组织的自由空战、突防突击、体系对抗等实战化比武中,10人次获得“金头盔”,2人次夺得“金飞镖”。

  “真正打起仗后,就没有任何规则来讲。我们飞行员的唯一责任就是把他们干掉,或者被他们干掉。”陈刚表示,严峻的形势和部队战斗力的发展要求我们走上“自由空战”训练这一条路。

  这将彻底颠覆海军航空兵沿用多年的对抗训练模式,标志着为确保安全的红蓝战机高度差将被取消,实施真正意义上的自由空战对抗。我给大家打气,“当年老一辈海空雄鹰人,训练20天,就驾机与强敌较量,不也把二战王牌飞行员揍下来了吗!面对挑战我们决不能给前辈丢脸!”

  选择自由空战,飞行员要迈过的第一道门槛,就是通过9个G的抗载荷训练。实际上就相当于六百三十公斤的力量,压在自己的腰上,压在自己的腿上,压在座舱上,包括我们的头盔上。

  载荷过大就有可能把血液压到眼部以下,产生“灰视”,导致暂时的失明,同时,会把全身的毛细血管拉破,产生大面积的血点。

  年过四十的陈刚又在全团第一个通过了抗载荷测试,第一个驾机升空进行自由对抗演练。“我是团长,是团队的标杆,大家都在看我的,所以我必须要第一个上。”

  陈刚自豪的告诉记者:“锁定自由空战,海军航空兵数十年来未曾开放的高度差,就像一块硬骨头,终于被我们雄鹰团的飞将们在不足5个月的时间啃了下来。”(迟玉光、赵海涛、记者刘亚迅)

本文链接:http://nucleocide.net/dijijuli/57.html